白加得百

四流北极圈写手

【萨杰】Place to Start 01

ABO设定,主杰克
Alpha萨拉查×Omega杰克
杰克小麻雀的船长晋升之路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I don't have a leg to stand on
Spinning like a whirlwind nothing to land on
Came so far never thought it'd be done now
Stuck in a holding pattern waiting to come down
Did somebody else define me
Can I put the past behind me
Do I even have a decision
Feeling like I'm living in a story already written
Am I part of a vision made by somebody else
Pointing fingers at villains but I'm the villain myself
Or am I out of conviction with no wind in the sail
Too focused on the end and simply ready to fail
Cause I'm tired of the fear that I can't control this
I'm tired of feeling like every next step's hopeless
I'm tired of being scared what I build might break apart
I don't want to know the end all I want is a place to start


杰克倚在玻璃门上,叼着烟冷眼看着人来人往的楼道,似乎对外边的世界漠不关心。巴博萨刚进去,只怕这一出还有得闹。杰克才不要掺和,免得白被扯进去挨一顿骂。
有一下没一下地用拇指摩擦着火机的滚轮,享受着那富有节奏感的刺啦声。杰克喜欢听这个声音。一个不留神火星忽闪着火焰乍起,杰克死死盯着那玻璃上火光的倒影,无意识地摩挲着火机上那蚀刻黄铜骷髅头。烟毫无征兆地吸进肺里,杰克失神地放空自己,任由尼古丁渗入每一个细胞,将空虚都填满。
“杰克·斯派洛。”有着头金棕色长卷发的女人敲了敲玻璃,示意杰克出来。
杰克从吸烟室里探出头,搭着玻璃门一脸满不在乎,翘着兰花指取下叼在嘴上的烟,顺势把烟雾呼在了女人脸上,“是杰克·斯派洛船长,伊丽莎白。”
“杰克·斯派洛船长,”伊丽莎白不悦地挥开烟雾,一把抢了杰克手里的烟丢地上,用高跟鞋跟捻灭,又将手里那用塑料布罩着的三件套西装丢杰克怀里。完成了这么一套动作,伊丽莎白这才几乎咬牙切齿地来了一句,“麻烦您把那烟熏妆卸了,穿上这套西装,跟我去楼下拍照!”她甚至加重了那个“您”,以此表示自己的不满。
“哦,伊丽莎白。趁着特纳家的小子出海,准备和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私奔了吗?连结婚照拍摄都预定好了……”杰克直勾勾地盯着伊丽莎白那勾勒出完美唇线的嘴唇,“如果你不是在那上头涂了点东西,我倒是很愿意尝尝……”
伊丽莎白完全不和杰克客套,一把揪住杰克的耳朵就把他往电梯口拖,“抱好你的朗姆酒,做你的白日梦吧!老娘他妈的要给你更新海员证和护照!”
杰克撇了撇嘴,在心里默默感叹道,伊丽莎白以前不这样的。杰克不知道是什么改变了她,丈夫、孩子……还是那并不称心的工作?杰克不知道,也提不起知道的兴趣。杰克觉得自己越来越不懂伊丽莎白,就像他越来越不懂自己一样。逃避。逃避现实,逃避过去,逃避面对镜中的自己。
但谁又不是呢?这就是操蛋的生活。
杰克打开水龙头,捧起一捧水抹了把脸,却看到手心点点黑渍。抬眼看向镜子,里边那人明显被酒精泡得憔悴不堪,眼底红血丝如蛛网般错综复杂,不防水的眼线液化作了两行污黑的泪痕突兀地淌在那被日头晒黑却仍旧看不出多少血色的脸上。杰克眨了眨眼,确认眼线液没流进眼睛里,便随手抹了一把,这下子更是脸上手上花了一片,怎么都弄不干净……
可恶!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他妈的缺一瓶卸妆水!


杰克不喜欢拍照,就像他不喜欢照镜子一样。这些都是提醒他岁月流逝得多快,自己的面容被自己糟蹋成什么样。即使杰克仍然对自己的容貌充满自信,甚至吹嘘自己如何如何有魅力,进了酒吧几杯朗姆酒下肚也是风韵不减当年。但杰克自己心里清楚,两十年前才是自己正风华正茂的年纪。那时候的他,还不是船长,只是个被呼来喝去的甲板实习生,坐在甲板上偷闲,做着成为船长的白日梦。
如果可以留住时光,又有谁愿意用眼线液掩饰疲惫不堪的神情和黑眼圈呢?
杰克没有埋怨过,他心里清楚自己是幸运的。毕竟在杰克之前,还真没有谁能用八年就当上船长。在海事学校的时候,威尔就算过这笔账。从实习三副到船长最起码得在海上呆七年,再加上适当的休假和必要的考证培训,不被任何人刁难,一路顺风顺水初略估计也得九年,威尔最终花了足足十年成为飞翔荷兰人号的船长,已经算是他们这一期学员里的佼佼者。更别说巴博萨这种时运不济的前辈,活活十多年晋升不上去。相比之下,杰克甚至觉得自己在船上太过于幸运了,以至于抢占了在陆地上的运气。
在伊丽莎白的威逼利诱下,杰克终于拍了张勉强算得上正常的照片,棕发女人甚至说杰克只要不对着镜头比中指,或者整得像入狱照就算给她面子了。杰克没有反驳,事实上他觉得自己一直特别给伊丽莎白面子最起码他自己这么认为。但到底又有哪件事不是杰克自己一厢情愿地认为呢?杰克不知道,也没有知道的兴趣。毕竟大多数人都只相信他们所相信的,杰克确信自己也是芸芸众生之一,没什么特别。即使他只用了八年就成为了邪恶女妖号的船长,甚至在她出事故之后,拥有了更名权。杰克·斯派洛没什么特别的,他只是黑珍珠号船长杰克·斯派洛。
“杰克·斯派洛?”
“是船长,甜心。”
即使没认出来来人,杰克还是好心的指正对方的错误,“杰克·斯派洛船长”这个头衔永远是杰克的执着。
“杰克·斯派洛船长,伊丽莎白小姐让您赶紧逃跑。”
来人太过眼生,让杰克确信她就是伊丽莎白说的那个新来的实习生。为此,杰克在内心原谅了眼前这个小欧米伽的错误。
“哦,甜心!杰克·斯派洛船长从不逃跑。”
“伊丽莎白小姐让我告诉你,贝克特要来了。”
杰克几乎第一时间丢盔弃甲,溃不成军,连话都来不及回,就用最快的速度冲进了电梯口,跑得比兔子还快些。

————TBC————

评论(5)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