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加得百

四流北极圈写手

所有美国的高中生、大学生都觉得“杰克·杜洛兹二十六岁而且每时每刻都在路上搭便车”,可我现在已经四十岁,厌烦了也疲惫了,就想躺在小包厢的床铺上逍遥地穿过盐地。    ——杰克·凯鲁亚克《大瑟尔》

凯鲁亚克都有搭不动便车的时候,更何况是我。为爱发电到了一个极限,没有动力,没有支持。每一次更文都是一次内心的煎熬。累了,写不动了……

评论(1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