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加得百

四流北极圈写手

【all叉/主冬叉】在路上 22

巴基视角,垮掉派
又名:叉骨操遍美国,冬兵全程吃醋
美国梦彻底幻灭后,如何寻找精神归属。嗯!你叉有没有操遍美国不是重点,重点是冬吧唧翻了醋罐子看谁都觉得人家觊觎你叉~
本章cp:冬叉,锤基,微基巴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番外:吧唧讨厌的人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第二十二章 骗子

自从习惯了社交软件之后,人们开始喜欢通过社交软件片面的认识陌生人。就像现在我正用ins的用户搜索功能,翻看洛基·劳菲森的首页。

洛基是个网红,准确意义上算是比较火的ins主,平时喝喝茶,聊聊人生,读读莎翁,偶尔发一两张自拍就火得一塌糊涂。

看到洛基随便发个朗读十四行诗都有几百甚至几千赞,我一瞬间有点难过,我的旅行日记点赞屈指可数,正经给个评论的,除了欠揍的安东尼几乎没有。当然,如果我再无视掉“点赞狂魔”史蒂夫和在评论里撩骚布洛克的罗林斯,理会我的估计只剩布洛克了。而且大多数时候还是他尽情嘲笑我之后,才出于同情赏了我一个红心。

不过说句实话,洛基长得倒是真不错,除了发际线岌岌可危。黑发绿眸,和索尔没有半点相像之处,不过介于洛基是养子,想来也可以理解。

布洛克似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甚至说史蒂夫如果发几张自拍,也不至于发个风景速写都没人点赞。我对此表示赞同,想退出ins界面告诉史蒂夫这事,却不小心刷新了页面,猛然发现洛基ins上的定位就离我们不远。

索尔立马将那个只咬了一口的芝士堡丢进垃圾桶,二话不说飞奔向我们正对面的那家餐馆,以至于布洛克对着那个垃圾桶叹了半天气。

这也太浪费了。不过好容易才找到自己弟弟,大概也能理解吧……

布洛克说他这辈子都无法理解。他更加坚定了索尔是个富二代的念头,他说索尔大概只是单纯的不修边幅。我没有反驳布洛克,但我确信索尔不是不修边幅,那顶多叫北欧颓废风。那头金色长发打理得不比安东尼的造型师差,虽然随性,但绝不是随便,从侧面看甚至有缕精致的小辫呢!那身被布洛克称为“流浪汉装束”的休闲装,我在沃伦的时尚杂志上看过,那模特穿起来还没索尔好看,就是衣服的价格高得我掰着指头算了半天,最终还是沃伦告诉我具体多少钱,他甚至补刀说比我的假肢都贵……

我和布洛克就那么站在餐厅门口等索尔。我两不谋而合地觉得该给索尔和弟弟一点独处的时间,或者说我们压根不想参与别人的爱恨情仇。

布洛克等得有点不耐烦,他面无表情地把烟屁股丢地上,用鞋尖捻灭的同时,又顺带把之前落在那的烟头们踩得更碎。烟盒空了,布洛克开始烦躁,尼古丁的缺失让他痛苦,仿佛细胞开始质壁分离,让他痛苦异常。索尔和洛基聊得也太久了些,以至于布洛克蹲也不是,站也不是。最终还是掏出了应急的尼古丁贴片。

然而,就在这时身着全黑西装的男人突然从餐厅冲了出来,微卷的黑发刚刚过肩,缺乏阳光导致皮肤苍白得像吸血鬼,那嘴唇薄得一看就知道是个刻薄的家伙。

“洛基……”索尔紧紧跟在那个西装男后边,金发的一把拉住了黑发的,“跟我回家吧,洛基!妈妈很想你!”

“放开我!我根本不认识你!”被称作“洛基”的男人,奋力想挣开索尔的手却不能够,“你再不放开,我就要报警了!”

索尔似乎特别委屈,犹豫了半天才松开了手。洛基揉了揉自己被捏出五指印的手腕,无言地翻了个白眼,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是我完全没想到的,我第一次见到比布洛克还不讲道理的人。大概也是因为心心相惜,布洛克也突然间对洛基有了些许兴趣,他拍着索尔的背以示安慰,布洛克甚至开始为索尔出谋划策。我就这样被落在后面,但我没来得及吃醋,只是一心扑在洛基身上,特意掏出手机,谷歌了一下洛基的名字。

让我没想到的是,洛基还算小有名气,居然有自己的维基百科。我没来得及细看,就被亲属关系里的一个标蓝名字所吸引——洛基的父亲那栏写着劳菲公爵的字样。

“劳菲……”

我反复读了几遍这个名字。我记得索尔姓奥丁森,而不是劳菲森。按照索尔的说辞,洛基姓劳菲森,是索尔父亲奥丁的养子。我一瞬间没理清这复杂的关系,难道奥丁和劳菲是一对?

好奇心驱使我点开了劳菲公爵的维基百科,图片上的男人发丝稀疏,看起来更显苍老,但那刻薄的薄嘴唇和洛基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兀长的文字看都懒得看,我只是下拉页面翻看那些图。百科上赫然有劳菲公爵在伊顿公学念书时,参加演讲比赛的照片,甚至有黑白的演讲视频。我瞄了眼布洛克的背影,偷偷用流量点开。视频里的男人,那半长的披肩发,微卷的发尾,一副救世主的腔调,外加那企图统治整个大礼堂的高傲神情,与洛基简直是如出一辙。黑白照片看不出色彩,像素也差得离谱,但我几乎能想象出那双透着清冷的翡翠绿眼眸里闪烁着国王般的骄傲——劳菲,就是洛基的父亲无疑。

我心中咯噔一下,暗叫不好,维基百科上并没有标注劳菲公爵的生卒年,但退出百科,新闻上分明写着公爵这个月底在剑桥大学有客座演讲。索尔说洛基是孤儿,但劳菲活得好好的!能去演讲,总不能是诈尸吧!我很快意识到这种级别的名人行程安排既然公布在网上,就不可能造假。

因此,纠结了半天,我居然用我这破脑子下了这样一个定论:

骗子只有一个。

不是社交软件,就是……

索尔。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kiki生日没啥发的,拿来混更~不过我还真是今天中午一时兴起码的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