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加得百

四流北极圈写手

【铁天使】糖爹与金丝雀(上)

一个白罐爸爸养金丝雀的故事,无能力设定
年龄差22岁的伪包养梗。嗯!沃伦宝宝身价五十亿理论上是不需要被包养的~
cp:白罐安东尼·史塔克×漫画天使沃伦·沃辛顿三世(天使流性人设定)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安东尼·史塔克喜欢派对,各种形式的派对。最好是能喝着香槟,抽着雪茄,左拥右抱,又被小辣椒称之为“性爱派对”的那种。但安东尼今天不得不去的却是场他厌恶至极,连酒都可能用果汁代替的成年礼。
可恶!未成年不好好学习办什么派对!安东尼从不觉得成年这种事有什么好庆祝的,还不如二十一能喝酒了直接飞去拉斯维加斯狂欢个三天三夜。
捏着手中这张邀请函,安东尼忍住了把领带扯松一点的欲望,即便知道这可能只是小沃辛顿那老家伙的客套,安东尼还是不得不屈服于自己那火爆的女秘书,“乖乖”出席这场成年礼,顺便和老朋友叙叙旧。
但安东尼发现了感兴趣的对象,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系着蓝色领结的男孩。微卷的金发及肩,大概是因为穿了礼服的缘故扎了个小辫,大概是年纪尚小的缘故,笑起来甜美得有几分雌雄难辨。可惜远远地看不到瞳色,但直觉告诉安东尼会是蓝色。
安东尼并不认识那个男孩,但也有的是办法得知。他压低声音问离他半步远的佩珀,“小沃辛顿旁边那小可爱是谁?”
红发女秘书瞄了一眼不远处的金发男孩,立马回答了自己的老板,“沃伦·沃辛顿三世,今天就是他的成年礼。”
哦!小沃辛顿那个老家伙的儿子?都长这么大了,上次看到还是个动不动就哭的小不点。然而,刚成年的小家伙最能挑起安东尼的“恋父情结”,安东尼伸手跟佩珀要事先准备好的礼物,“中间名呢?”
“肯尼思。”小辣椒把手里那个系着蝴蝶结的车钥匙递过去,“白色阿斯顿马丁one-77。”
“哦,凯尔特语?确实长得很清秀。”安东尼摸了摸胡子,思索了一下,从侍者的托盘里端走一杯香槟,“帮我把接下去三天,不……五天空出来,我要回趟MIT。”
“你想也别想!那是小沃辛顿的独子,凯瑟琳会杀了你的。”
忽视掉小辣椒的警告,安东尼扯掉车钥匙上的蝴蝶结,将那娘们兮兮的玩意儿丢给佩珀,随手将钥匙丢进口袋,紧接着便假模假式地走过去和小沃辛顿寒暄,好一会儿才做出这才注意到小寿星的表情,“这是……肯尼?是你吗?都长这么大了!”
“是的,我的儿子沃伦·沃辛顿三世。”小沃辛顿搭着儿子的肩,说道,“沃尔,这是我的合作伙伴,安东尼·史塔克先生。”沃辛顿家向来取名无能,但不得不说世袭名字的确是Old Money的惯例,是上东区权势象征。
被唤作沃尔的金发男孩甜甜的一笑,乖巧的问好,“安东尼叔叔好。”
哦!蓝色。安东尼为自己猜中了小家伙的瞳色感到欣喜,那眸色介于天蓝和海蓝之间,和他对视让安东尼脑子一下子当机,以至于想不出除了“漂亮”以外的形容词。
“真乖。”安东尼顺手拍了一下小家伙的头,收回手的似乎顺势抚过那微卷的发尾,安东尼假惺惺地回头责怪佩珀,“也不提醒我买个礼物。”小胡子男人摸了把口袋,掏出个崭新的车钥匙,“刚买了辆阿斯顿马丁,拿去玩吧!”
沃伦怯生生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得到许可之后才欢天喜地地接过了钥匙,甜甜地来了句,“谢谢,安东尼叔叔。”
安东尼顺势又摸了把小家伙的发尾,下一秒就搭上了他的肩,沃伦不算太高,比安东尼矮了小半个头,安东尼尽量让自己的语调温和一些,“想好申请那所大学了吗,肯尼?如果想去MIT,我倒是能帮上点小忙。”沃伦摇了摇头,说还没决定好。安东尼假装思考了一会儿,看向小沃辛顿询问意见,“要不我带肯尼去波士顿逛逛?参观一下MIT和哈佛?”
认真的?波士顿?就连小辣椒都听得出来,这不是波士顿的事!当然,小沃辛顿也不是吃素的,金发男人看出了安东尼的打算,却还是别有深意的微笑着嘱咐儿子好好跟史塔克先生学习。
但那个金发男孩似乎高兴极了,像只欢快的小鸟缠着安东尼能不能让他来开车。
“当然。不过我得检查一下你的驾照,金丝雀。”安东尼勾了一下沃伦那小巧的鼻头,又顺势摸了把小家伙那精致的小脸。
“我有驾照了。”沃伦歪了一下头,“加纳利*?安东尼叔叔,您是想喝加纳利白葡萄酒吗?”
安东尼微微勾起嘴角,“也不是不可以。”
当然,金发男孩大概没听懂安东尼的双关语,反而当真了,让侍者立刻去取一瓶西班牙加纳利群岛产的白葡萄酒。
酒倒是一般,但有美人作陪,再酸涩的酒液喝到嘴里是都是甜的。 
安东尼抿了一口那浅黄色的酒液,酒还是太年轻了些,但好在还算爽口,安东尼看似随意地搭着沃伦的肩,问了些看似无关紧要的学习问题。沃伦看起来就是从小接受贵族教育,书倒是读得不错,成绩也很不错,“怎么样?考不考虑MIT?叔叔当年也算是优秀毕业生呢!”
沃伦歪着头,似乎思考了一会儿,“可是我对工科不太感兴趣,而且父亲希望我去沃顿商学……”
“你这个成绩读沃顿就浪费了。”安东尼调笑道,红发女秘书突然出现在,似乎有点急事。安东尼眉头紧锁,直到佩珀离开,才一脸抱歉地揉了揉沃伦的头发,“抱歉,小家伙。叔叔有点急事今晚得去马萨诸塞州,明天不能带你玩了。”
安东尼作势起身,衣角却被揪住了,金发男孩眨了眨眼,一副天真的模样,“我可以跟着你去吗,安东尼叔叔?MIT不就在马萨诸塞州吗?带我去嘛!我会乖乖听话的!”
安东尼没想到这么顺利,自己现在正搂着心仪的男孩坐在后座,距离太过接近,以至于安东尼都能用鼻尖蹭一蹭那头柔软的金发,而那个金发蓝眼的小家伙似乎累坏了,上车不久就倒在安东尼的肩头睡了过去。
哈皮正在开往波士顿,一切按计划进行。当然,安东尼才没有什么公务,只是交代小辣椒去订房间,那会子红发女秘书是来告诉安东尼,双人大床房订好了……
将似乎困得不行的金发男孩抱到床上,小家伙呻吟了一声,呢喃着问到哪了。安东尼帮沃伦把那扎小辫的蝴蝶结解掉,又顺手揉了揉沃伦的头发,“去洗个澡再睡好吗?”
“嗯……”沃伦挣扎着起来,任由安东尼脱掉他的西装外套和西裤。
哦!束袜带!在帮小家伙脱鞋的时候,安东尼没忍住,多摸了两把男孩包裹在丝质过膝袜里那纤细的脚踝。但,到此为止。安东尼倒也没越界,他更偏向于双方自愿。再说了,沃伦还是年纪太小了些,安东尼可不想引火上身。因此,最终还是给沃伦保留了内裤和衬衫。
“快去洗吧!别玩水!”
安东尼觉得自己简直是正人君子,开了个大床房,却碰也没碰那只小金丝雀。好吧,如果不算沃伦半夜一个翻身滚进安东尼怀里的话,是的!安东尼根本没碰那个金发小家伙。反正有的是时间,安东尼根本不急于一时,这样单纯的小家伙就应该好好调教。
沃伦睡得一点都不安分,这大概是从来没和别人分享过一张床的缘故,但又解释不通为什么滚进安东尼怀里之后,就睡得香甜。安东尼就着这么拍着沃伦的背哄他睡觉,硬得发疼以至于整晚都在思考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稚气未脱的男孩穿着那对于他来说过大的衬衫,蜷缩在安东尼的怀里,手还揪着安东尼的衣角不放,那淡金色长睫毛投下的倒影都让安东尼心悸。唉,磨人的小金丝雀!被摸摸头都会一脸享受的蹭两下,安东尼忍不住想象这小家伙在床上会多么诱人。
在第一丝阳光倾洒进房间的时候,沃伦就醒了。小家伙呻吟了一声,翻了个身,用被子盖住了头。这可把安东尼的恶趣味挑了起来。黑发男人立马翻身下床,把所有的窗帘都拉开,“起床了,金丝雀儿!”
“我不!”
被子里传出的声音有点闷闷的,似乎并不太愉快。呀!还有起床气呢!这让安东尼更加兴奋,他一把掀开被子,搂住那小家伙的腰将他从温暖的被窝里拖了出来,“你说过会乖乖听话的,叔叔可没那么多时间陪你玩耍呢!”
沃伦委屈巴巴地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因为困意眼角泛着泪花,看起来楚楚可怜。但安东尼才没有心软,把金发男孩赶去洗漱,顺便让小辣椒现在把昨天挑选的那些衣服送上来。安东尼决心好好打扮下那只小金丝雀,最起码得梳理下羽毛。
哦!羽毛!
安东尼又给佩珀拨了过去,“找人设计个翅膀,不!不是让他走维密,是那种翅膀!对!纹身!”
最好始于蝴蝶骨,那种半张不张的羽翼。安东尼都能想象得到那小家伙趴在自己怀里,拿羽翼当被子盖的模样。这小家伙会是个天使。
安东尼光决定沃伦该穿什么就用了半个多小时,这太难了,沃伦精致得就像个新款芭比娃娃,穿什么都好看。也许应该给他买个潮牌,现在的高中生好像都喜欢那些呢……
“自己挑吧,想穿什么穿什么。”这是安东尼能想到的最好办法,毕竟佩珀几乎把人家整个店都搬了过来,挑都挑花眼了。
沃伦挑了件大红色的连帽卫衣,称得小脸都红润了不少。九分牛仔裤挽起一点点,再配双白色AF1。小家伙又试了几个不同颜色美职棒的帽子,最终放弃了帽子,给自己扎了个半丸子头。等打扮妥当了,那双湛蓝的眸子一声不响地盯着安东尼,就连眼神里都透着期待。安东尼恶趣味地保持面无表情,半晌才微微皱眉,小家伙似乎很失望,小嘴都瘪了,“不好看吗……”
安东尼过了好几秒才笑了出来,顺手刮了一下沃伦的鼻头,“特别好看!”沃伦这才绽放出笑容,蹦蹦跳跳地跟着安东尼去吃早餐了。
两人吃完早餐,这才出发去MIT。无论是逛校园还是介绍图书馆馆藏都不是安东尼的目的,虽然他也不觉得沃伦有认真听,那个小家伙看不上MIT,或者说他来这里的目的不是MIT。安东尼一时间有点搞不懂沃伦,不管给他买什么,小家伙都没有特别高兴的样子——沃伦表现得特别高兴,愉快地接受安东尼的礼物,再甜甜地说句谢谢。但安东尼看得出来,沃伦并不是特别喜欢这些小东西,就连当时宴会上送他阿斯顿马丁,沃伦的愉快看着都不像真心实意的,而像是从小训练出来的标准化模式。也就现在一口一口舔着冰淇淋,那双湛蓝的眸子才真的渗出了一丝丝笑意。
到底哪里出错了?安东尼不知道,他觉得有必要问问佩珀,毕竟没有谁的眼睛比她更毒辣。
借口说有公务,赶紧给佩珀去个电话,那头的红发女秘书似乎忙得不可开交,语调都带上了不悦,“他自己身价都五十亿,会在乎这些小恩小惠?估计你送的那辆阿斯顿马丁他也没瞧上。”
“嗨!那可是ONE-77……”
安东尼话都没说完,就被小辣椒打断了,“我早就说过了,沃伦本来就有一辆放车库里积灰。你说什么都不听偏要买!”
“……”
安东尼有点被难住了。一直以来他都觉得没有什么是钱解决不了的,但沃伦就让他为难了,小家伙喜欢什么估计连他父母都不一定知道。所以,当沃伦对橱窗里高订礼服裙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的时候,安东尼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去试试吧,怎么样?”安东尼看似随意的揉了揉沃伦的头发,“看起来很适合你。”
沃伦似乎还在犹豫,好半天才变扭地来了一句,“父亲不让我穿那些……”
废话!你可是个男孩子啊!
当然,安东尼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他也不是没注意到沃伦总是称小沃辛顿“父亲”,而不是“爸爸”,甚至更亲昵些的“爹地”。黑发男人只是搭着金丝雀儿的肩,微微一笑,“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再说了你老爹又不在这。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你说对不对……”
安东尼几乎把自己逗乐了,近乎哄小孩的语气倒是对沃伦很受用。看来这小家伙真是只笼中鸟,从小到大只怕也被看束得束手束脚的。
沃伦最终还是抵不住诱惑去试了那件裙子,扎着半丸子头,偏于中性打扮,倒是没让店员怀疑什么。
安东尼微笑着目送沃伦去更衣室,拨了个电话给贾维斯说今晚的慈善晚宴自己会携新晋女友参加,随带让老贾查查沃伦的完整个人资料,“我要沃伦·沃辛顿三世的所有资料。成绩单、牙科记录什么都别放过,就算他去割过包皮我都要知道。”
“据我调查,他还没割过,需要我帮您预约吗?”
“最后一句是在开玩笑,老贾。”
“说得好像我真的会帮您预约一样。”
安东尼几乎能想象出自家那英式管家面无表情地说着冷笑话,有点违和,但前提是AI要有表情。
沃伦换好了裙子,提着裙摆旋转了一圈,问安东尼怎么样?
“你穿什么都好看!”安东尼伸手摸了摸沃伦耷拉在肩头的碎发,又去随手点了几件看着顺眼的,让店员都包起来,“今晚有个晚宴,一时半会儿我也找不着女伴,要不……你陪我去?”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加纳利:canary,有金丝雀,也有加那利白葡萄酒的意思。

双人北极圈的互相投喂~@弗兰的地狱之旅! 画的图戳这——>http://qianxingduyue.lofter.com/post/1e1e3180_12da5f31

评论(3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