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加得百

四流北极圈写手

【all叉/主冬叉】在路上 21

巴基视角,垮掉派
又名:叉骨操遍美国,冬兵全程吃醋
美国梦彻底幻灭后,如何寻找精神归属。嗯!你叉有没有操遍美国不是重点,重点是冬吧唧翻了醋罐子看谁都觉得人家觊觎你叉~
本章cp:冬叉,天使叉,锤基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番外:吧唧讨厌的人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第二十一章 宿命

我们重新上路了,走得太过匆忙,我怀疑布洛克都没做好下一站去哪的准备。介于布洛克退掉了那辆车,再加上在洛杉矶的夜夜笙歌,我们几乎花光了积蓄,以至于又得继续搭便车了。

我讨厌搭便车,但我别无选择,我和布洛克的旅行,向来是布洛克做主。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布洛克就是我的宿命。我生来要受布洛克欺负。

沃伦把我们俩送到车站,他和布洛克拥抱告别,小心翼翼地问还能不能见到布洛克。

“你有爹地的推特和ins,我会时不时发自拍的。”布洛克拐弯抹角地表明不会再见了,他大大地亲了一口沃伦的脸颊,“放心吧,只要你不换手机号,你25岁生日的时候,爹地会告诉你在哪见面的。乖,快回去补觉吧!晚上还得工作。”

沃伦点了点头,塞给我一个礼物模样的东西,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布洛克明显很不舍,但他坚持这对他,对沃伦都好。我看到布洛克在悄悄抹眼泪,还硬说是眼睛进沙子了。布洛克就像要送儿子上大学一样,看着沃伦离开,那小家伙头也不回,像逃离犯罪现场一样匆忙,为此他甚至撞到了人,还因为道歉还是什么的耽搁了一会儿。我拉住了想去解围的布洛克,如果他去了,只怕就舍不得再走了。即使看着布洛克难过,我也不愿意把他拱手让给沃伦。

宿命是种很奇怪的玩意儿,有时候就是造化弄人。那时的我们不知道,沃伦伤心欲绝的离开车站,红着眼眶一头撞进知名制作人恩·沙巴·努尔怀里,谁又能想到就是这么一撞把沃伦彻底撞火了。两个月后沃伦就出了第一张专辑《Archangel》,破纪录全专屠榜,主打歌《Rum》更是占据了公告牌榜首长达十七周之久。

布洛克其实是相信宿命的,他相信是他的兜兜转转还是会回到他身边,若不是他的,强留也留不住。那时的我不明白,但很多年之后的一个午后,我和他窝在那个布鲁克林的小屋里,音响里放着沃伦的《Rum》,金发男孩略微沙哑的嗓音比朗姆酒还醉人。布洛克用带着浓重烟草味的唇亲吻我,他说“沃伦终究不是我的,但我知道你是。”

当然,那都是后话了。现在的我蹲在公路边拆沃伦送的礼物——是那本《酷儿》。沃伦在扉页上用那漂亮的花体字写下了布洛克喜欢的那句话“酒吧是一个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的地方,这儿就像一间候车室,只有特定的人,会在特定的时间到这儿来待一会儿。”末了沃伦还在底下加了一句,“我和你相遇在候车室,对视之后就此别过。”这句话最终成了《Rum》里的一句歌词,配上哀伤的曲调被反复翻唱。

当然,那时的我们对此一无所知。

我们花了整整两个钟头才拦下了辆风尘仆仆,以至于看不出原本是黑色的路虎。车主摇下窗户,问我们去哪?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宿命的安排,布洛克身边总是不缺金发蓝眼的男性。送走一个又得迎来一个。看着那留着金色长发,健壮得像个北欧神祇。我突然有几分晃神,也意识到这不会是最后一个。布洛克很招金发蓝眼的男人,走了史蒂夫,别了沃伦,候补及时得让我措手不及。

布洛克对我的思绪一无所知,他朝金发男人挑眉,勾起的嘴角带着戏谑,“你去哪,猛男?”

“不知道。”

那家伙的回答差点没把布洛克气死,他自己可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我要去找我弟弟。我手机连着他手机的定位,他去哪我去哪。”

布洛克几乎没有犹豫,立刻将我连带行李塞进了后座,他自己上了副驾,还把椅子往后移了一大截。无所谓,反正我们本来也没什么所谓的目的地可言,再说了这荒郊野岭的不上车,只怕还要等好几个钟头。

这个“千里寻弟”的家伙来自北欧,是来带叛逆的弟弟回家的。他说他叫索尔。果不其然是个北欧神祇的名字。布洛克开始怀疑北欧人取名的品味,为了缓和气氛,他开玩笑道,“不要告诉我,你家还有个无恶不作的恶作剧之神洛基。”

“诶,你怎么知道我弟弟叫洛基。不过他确实挺喜欢恶作剧的。”索尔似乎瞬间兴奋了起来,“你们旅行的时候遇到过他吗?”

布洛克明显眼角抽搐了一下,尴尬地回答道,“没有,就是猜的。”

索尔有种北欧人特有的豪气,他热情地跟布洛克聊天,但话题几乎一直绕在那个素昧平生的“洛基”身上,以至于我都觉得那个洛基根本不是索尔的弟弟,而是童养媳之类的。

“洛基确实不是我亲弟弟,他是我父亲的养子。”索尔解释道。

“哈!亲弟弟不如干弟弟是吧!”

这回布洛克的荤段子我算是听懂了,但索尔似乎并没有听出布洛克的话里话,他一本正经的解释道,“在洛基离家出走前,我一直把他当亲弟弟的。只是后来我不想把他当弟弟了……结果一觉醒来,他就离家出走了。”

索尔的话里有个可疑的停顿,但我还是听懂了,我想布洛克肯定也是。他近乎尴尬地轻咳一声,拍了拍索尔的肩以示安慰。

相比于恶作剧之神,事实上宿命才是最喜欢搞恶作剧的那个。索尔来美国的半个多月里,从东海岸到西海岸,追着洛基几乎跑遍了大半个美国。洛基却总能精确的避开索尔,明明前一秒看定位还在,下一秒就消失了。

“你确定他没在你手机上也安个定位?”

布洛克调笑了一句,但下一秒索尔就一拍脑袋,“对哦!难怪他每次都能避开我。”

我觉得索尔只怕是个大傻子,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明白,洛基明知道索尔在他手机上装了定位,既不关掉定位功能,也不换手机,明显就是在巴不得你追着他跑,这还不简单,不追他等着他耐不住性子自己找过来不就好了。

我们真正遇到洛基之前,我一直这么以为。直到见到那个黑发绿眸的男人,我才知道太过天真的只有我……

————TBC————

想了想还是把目前写完的最后一章放出了……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