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加得百

四流北极圈写手

【断背山】Too Deep

Heath/Jake

之前传闻老吉有可能代替大本饰演蝙蝠侠,关于这个传闻的脑洞……虽然我知道他一定会拒演的。私心夹带各种私货,老吉新晋基友RR友情出镜。

CP:Heath Ledger×Jake Gyllenhaal(无差),微Ryan Reynolds×Jake Gyllenhaal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

即使是十四年后的今天,这句台词依旧徘徊在我的脑海,不曾忘记也不愿忘记……

“Jake,是我Mate。我知道我们讨论过这个。你大概也不太愿意再演这种商业大片。我想说的是……你仍然是蝙蝠侠的最佳人选。就……再考虑一下。打给我……”

听完语音信箱的留言,我一时间不太知道怎么回复。很好的提议,很好的角色,但答案是“No!”显而易见,我已经过了期待着披上披风拯救世界的年纪,而且08年之后我对蝙蝠侠就有点反感……

坐在地铁靠门的位置,我不由自主地拉高连帽衫,好让帽檐遮挡视线。车厢里人不太多,为数不多的几个也埋头于手机,没有人会去注意同车厢的陌生人。即使不是如此,我心里也清楚,自己正为新戏蓄络腮胡,只怕能认出的并不多。但我仍然尽量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我不太喜欢在假期面对粉丝和记者,特别是今天——

1月22日,一年中最难熬的日子,没有之一。谁能想到一年中我每天几乎都在忙碌,反而是今天空闲了下来。我把头倚在玻璃上,闭上眼睛听歌,让自己沉浸在音乐里一会儿。

我喜欢地铁,最贴近纽约客生活的交通工具。也只有到了地铁上,才让我觉得稍微有那么一瞬间的真实。

是的,真实。

即使那意味着我得插上耳机压低帽檐,隔绝整个世界,为了不被认出来而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提心吊胆。但,这很真实。即使怀着些许恐惧,也是真实的,不是在绿屏前飚演技,也不是后期特效追加的恐怖音效,就是单纯的真实的提心吊胆,不需要演,不需要一遍又一遍的研究角色……

都说演员若是戏演多了,也就出不了戏了。戏演得再真,总归还是戏。那毕竟不是属于我的人生,演得再好也不会成为我的。

我曾经是热衷于演戏的。并非说我对以作为演员职业的决定动摇分毫。我至今仍然热爱并且坚持着自己的事业,只是……需要多一份真实,以避免自己太过享受戏里的人生。

我曾经太过享受了,享受到导演那声突兀的“卡”都让我痛苦。不想抽离出来,只想多在戏里待一会儿。

即使是十多年后的今天,我仍无比想念在落基山脉的日子,无数次梦回那里。那时的我才二十出头,最大的乐趣就是看李安恼羞成怒地把羊群赶来赶去,一整天下来就为了拍一个羊喝水的镜头。但羊并不渴,它们不愿意屈尊喝水。

当然我最享受的还是Heath一遍又一遍地跑去看监视器,他认为这会让他演得更好。这在李安看来是一种冒犯,但希斯执意这么做,他甚至改变了李安的看法,而我更是无法从那个认真的他身上移开眼。我无数次梦到穿着格子衬衫的Heath,或者说Ennis。我不知道,也分不清。他和Michelle说笑,他们笑成一团。我无法听清内容,但我觉得自己也在跟着笑。我甚至还记得十年前的自己有多难过。毕竟我刚和Michelle分手而她投入了Heath的怀抱。即使是当年的我也清楚的知道,自己难过并不是因为她。Michelle很好,就算是分开了,我也希望她幸福。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分手之后我能那么快把这一页揭过去。

我……入戏太深,也太快了。

从那双深棕色的眸子里脱离出来很难,即使Heath总说我的眼睛才是令人沉沦的那一双。

时间过得太快,我从一部戏里抽离出来,短暂的休息后又投入另一部。姐姐总说我太拼,劝我多休息。但我只想工作,投入一部又一部的戏,再狠心把自己剥离出来。十年前我一直认为工作最重要,直到十年前的今天,让我突然间意识到最重要的是什么,但晃神之间才发现最重要的那部分已经彻底失去了。那么为什么不继续把工作放在第一位呢?

“拜托,Jacob*!拜托你找个后视镜刮刮胡子*吧!我要是敢穿成这样出门,我那亲爱的老婆会用红底鞋*踢爆我的蛋蛋,再把它们放进福尔马林。”戴着黑框眼镜的棕色男人似乎等了我挺久,但他没有抱怨这个。只是捂着婴儿车里熟睡的女儿的耳朵,对着我的大胡子和T恤发表了不满,他说完那一大串荤段子才松开,轻声安抚安睡的小婴儿,“抱歉,宝贝儿。刚才那段太R级了,现在还不是你知道妈咪真面目的年纪。”

“Blake知道你把她说成这样,真的不会踢爆你的蛋蛋吗?”我问。

但Ryan发出了抱怨,“嗨!这有个小婴儿呢!”似乎刚才先把话题引得这么限制级的不是他一样。我耸了耸肩,没反驳他。

今天是Ryan约我出来的,我不清楚他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但他打给我问我有没有空赏脸陪他喝杯咖啡。Ryan总爱说笑,从拍《异星崛起》的时候就这样。他总有说不完的笑梗,那是我唯一一次在片场有几分不愿意入戏。Ryan太会逗人笑了。即使当时的我被Hugh*吓得够呛,第一天见Ryan害怕得像看到外星人。

“别听Hugh的。他是个澳洲人,他只是在抗议我缠着他演金刚狼,就像DC缠着你演蝙蝠侠。我知道Hugh只是太爱我,不忍心缝我嘴。”Ryan扶了一下黑框眼镜,“话说你为什么不接蝙蝠侠?你应该不用担心他们把你塞进绿色制服才对!我一直很期待你说‘Because I'm Batman’!”

我被逗乐了,以至于差点没把咖啡喷Ryan脸上,“不,我只是怕别人问我‘你是谁?’,我会回他一句‘你他妈的没看到我穿什么吗?我他妈的是蝙蝠侠。*’”

“哈!你确定要用这个F打头的词?太不PG13了,你这么OOC会成为下一个绿灯侠,和我一样被DC永久封杀。”Ryan调笑道,他一点都不介意拿自己开玩笑,他甚至说自己能成为漫威的一员完全是因为名字*,“你和我不一样,我可不希望‘无冕之王’最后混成像我一样的‘烂片之王’。虽然最烂的那部让我捞到了一个老婆。”

“别这么悲观,《死侍》是部好电影。看第二遍我还是能笑出来。”我说。也许是Heath的缘故,我拒绝看08年之后所有类型的超级英雄电影,但在Ryan胁迫下,我看完了《死侍》。

Ryan睁大了双眼,“哦,我还以为你会说《活埋》,你最起码也得考虑下《异星崛起》的感受吧!”

我喜欢和Ryan聊天,他让我能稍微的抛掉一切,单纯的说笑一会儿。不用演而是发自内心的笑出来。Ryan有这种魔力,他总说是为了逗Blake笑练出来的,毕竟她的笑容真的让人着迷。当然,如果他的原话不是“我喜欢看她笑,特别是在床上的时候”,大概还能多保持点甜蜜的气氛。即使如此,我和Ryan还是成了好朋友,自从拍完《异星崛起》,我们就时不时小聚一下。即使大多是约着一起健身或者喝杯咖啡,Blake偶尔会一起来,但大多数时候奶爸还是更喜欢带着女儿翘家。

我们喝完了咖啡就各自回家,Ryan称这是“逃脱女王魔爪的三十分钟”,临别时他说让我别给Blake打小报告,他大概只是说带女儿出去遛个弯,“爆料给GG也不可以!你知道Queen S每天都会逛Gossip girl的!”他甚至开玩笑说是“我们的恋情”,“我们接过吻了,记得吗?”

“你认错人了。我可不是Garfield!快滚吧,3R!”我被他逗得不行,摆摆手让他赶紧滚回家享受老婆孩子热炕头。Ryan笑了,他说看我心情不错就放心了。好吧,原来他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他总被说是入戏太深分不清自己和死侍,或者说Ryan就是死侍。他当然知道今天什么日子,他可是死侍,玩起梗来比漫威官方画师都顺口。

和Ryan告别后,我继续坐地铁回家,插上耳机。我用了好一会儿,才从Ryan的笑话里脱离出来。平静下来之后,我再次意识到今天是什么日子。自己也真的很久没有见到Matilda了。

Matilda,我的教女。虽然给前女友和撬我墙角的家伙的爱情结晶当教父本身就有点可笑,但Matilda毕竟是Heath和Michelle的女儿。他们一家都是我爱的人,最起码是曾经……今天看到Ryan的女儿,莫名有点想她。但我还是没打算就这么冒昧的去打搅Michelle的生活,而且今天是Heath的祭日,她们母女两大概也不会希望这么被打搅。也许过几天再打个电话给Michelle约个别的时间会比较妥当。最好是周末,不耽误Matilda学习。

我显然不是个称职的教父。转眼间Matilda也已经过了玩洋娃娃和泰迪熊的年纪。Heath去世的时候,她才不到三岁。如今十年过去了,她是个大孩子了,我不觉得她并不会想要在父亲的祭日里得到什么安慰。即使我有两个小侄女,但也不八九岁和十二三岁还是有差别的。我把头倚在窗上,决定回家就打个电话给Hugh。他有个女儿,也许会比较清楚怎么和青春期的女孩相处。

大概是那杯咖啡和Ryan的缘故,我把教女的问题暂时搁置,开始思考成为蝙蝠侠的可能性。其实这不是没有可能,我甚至曾经为了蝙蝠侠这个角色试镜过,虽说最终还是败给了 Bale。说起来有点可惜,我错过了跟姐姐Maggie*还有Anne*搭戏的机会。但如果真演了大概也很怪异,只怕我是个姐控的标签这辈子都揭不掉。虽然自从我和Kirsten*在一起之后这个标签就一直贴在我背上。

当然,最可惜的是,我失去了和Heath搭戏的机会。

我曾经是渴望得到这蝙蝠侠这个角色的。原因显而易见的简单。天知道当年我有多么想再和Heath对戏。我有多么渴望他,就有多么渴望这个角色。

但小丑终究夺走了Heath。

如果当时的蝙蝠侠是我,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我无数次的想这个问题,也无数次后悔过当初如果再努力一点点,一切会不会都截然不同。也许我现在就能和Heath谈笑风生,在没有工作的晚上一起吃个便饭。继续默默注视着他,从新闻上得知他和新欢说笑,把苦涩咽进腹中。但……最起码他会活生生站在我面前,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就算想他也不能飞去澳大利亚看一眼他的墓碑。

至今我仍一厢情愿的认为希斯的死是场意外。毕竟自杀比意外让我更难接受。我甚至没有勇气去看他的最后一部电影,深怕看完了就真的彻底告别了他,即使所有人都觉得小丑是他的巅峰之作。

人们总说Heath是入戏太深,以至于把自己逼疯了。但宿命和所有人开了一个玩笑,就像明明戏里死去的是Jack,戏外逝去的却是Heath一样。我心里清楚,入戏太深的从来都不是他。

上帝啊,Michelle和她所扮演的Alma一样敏锐,她发现了这个却没有说破。就连我都能感受到自己的注视太过赤裸裸,但Heath却比任何人都清醒。他说我是他最好的朋友,他直视我的眼睛,保持热情却又轻而易举地忽视掉我眼里喷射出的火热爱意。直到他去世那天,我抛下工作飞去见他最后一面。本以为我还得分神安抚Michelle和Matilda,但到最后却是她拍着我的背,轻声安慰着泣不成声的我。

我爱Heath。

即使我不曾亲口告诉他。但我们都心知肚明,他是知道的。这大概就是他请我做Matilda的教父的原因。他知道我会将Matilda视如己出。当然,他不知道的是,每次见到Matilda的小脸,我的心都在抽痛。她,还是长得太像她父亲了些,最起码我是这么认为。

我随便买了份沙拉当晚餐,回到家中,把自己抛进沙发里。给Hugh打电话,转进了语音信箱。我留了言,百般聊赖地打开电视,付费电影频道在播上映已久的《超人大战蝙蝠侠》,我并没有看过,也没有看的心情。默默转了台,但这个时段的节目让我没有多大兴趣,兜了一圈再次回到电影频道。我叹了口气,关掉电视,拨了另一通电话。

“Mate,是我Jake。蝙蝠侠是个让人难以拒绝的角色。但很抱歉我得再拒绝你一次,我手头有几个不错的剧本,现在不是穿上披风的时候……就,谢谢你能想到我。”

结束了这次通话,我一瞬间觉得释然,倒在沙发上,无力地闭上眼,泪水却不由自主地溢出,我用左手挡着眼,喃喃着那句无比熟悉的台词,“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

But…

I wish I will never quit you.


————END————

*Jacob:老吉的原名是Jacob Benjamin Gyllenhaal

*找个后视镜刮刮胡子:《断背山》里Jack和Ennis第一次见面,Jack就是对着后视镜刮了胡子。

*红底鞋:瑞安的老婆布莱克·莱弗利出席各大场合的必备单品10-12公分的红底鞋。布莱克负责瑞安的穿着,所以瑞安的私服还算是直男里精致的。

*Hugh:休·杰克曼。拍《异星崛起》前老吉曾询问休叔关于瑞安的事,休叔就开玩笑吓老吉说瑞安很会耍大牌不好相处,把老吉吓得不行不行的。

*你他妈的没看到我穿什么吗?我他妈的就是蝙蝠侠:老吉原话。05年某个采访中的玩笑。

*他甚至说自己能成为漫威的一员完全是因为名字:斯坦李老爷子为了记忆方便,就把漫威很多角色名字和姓氏设定成是同一个字母。比如Peter Parker,Bruce Banner,Scott Summers,Wade Wilson。而RR的名字符合这个取名特点。更有趣的是他全名首字母是RRR,贱贱的全名首字母是WWW。RR可以说是真的很漫威了。

*Maggie:指的是老吉的亲姐姐玛吉·吉伦哈尔,《蝙蝠侠:黑暗骑士》里饰演老爷的前女友瑞秋

*Anne:安妮·海瑟薇,《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里饰演猫女。

*Kirsten:克尔斯滕·邓斯特,老吉的前女友之一。老版《蜘蛛侠》里饰演玛丽·简,有段时间一直被说和老吉的姐姐玛吉迷之相似。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