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加得百

四流北极圈写手

【冬寡冬】Despacito(上)

锤叉《空乘情人》番外
ABO设定,双A互攻,慎入
寡姐第一人称

预计涉及cp:冬寡冬,锤叉,盾铁,银红

锤叉《空乘情人》:上篇  下篇  番外

锤叉番外《Marry Xmas》:上篇  中篇 下篇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你还爱他吗?”
布洛克的这个问题让我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我沉默着,试图想个其他话题敷衍过去,但布洛克可不是好忽悠的,他不准备这么放过我。
“不是我说,你家那头熊崽子,简直不能再怂一点了!不就结个婚嘛,有啥可怕的?你要不是个女阿尔法,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娶你。”工作时间禁烟,布洛克的手臂上贴着两枚尼古丁贴片,他倚在微波炉边,等着便当热好。
“奥丁的胡子啊!别告诉我今天还是咖喱牛肉!”金发阿尔法从驾驶舱探头出来,一边抱怨一边委屈地向布洛克索吻,“我闻到咖喱味都饱了……”
索尔,我们的机长,布洛克的阿尔法。他成功转移了话题,看在这点的份上,我决定帮他们转移下史蒂夫的注意力,为他两争取点时间来上一发,顺便让布洛克没时间想之前的话题。于是我大义凛然地端了杯伏特加进入驾驶舱,好迎接副机长的训斥,当然,是左耳进右耳出的那种。我的心思不在这。
但这大概也不能怪我,毕竟……我,娜塔莎·罗曼诺夫,又一次和詹姆斯·巴恩斯分手了。十年的恋爱长跑,分分合合多次,我和他的相处方式早都到了老夫老妻的阶段了。但一提到结婚,巴基怂得比谁都快,他会一瞬间把自己缩起来,像只刺猬竖起尖刺保护自己那柔软的肚皮。
是的,巴基曾在飞机差点失事的之后,向我求了婚。但订婚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是远远不够的,从我们开始筹备婚礼的第一秒开始,我们就没有停止过争吵。我从十八岁开始和巴基约会,十年过去了,我自认为还像当年的我一样爱他,只是我不确定巴基是不是也是如此……我和巴基都不喜欢孩子,介于我两都是阿尔法,我觉得我们早就已经接受了不会有后代的可能性,所以这不是我们争吵的原因。只是巴基总觉得我们已经到了不需要一场盛大的婚礼的地步,他说我们没有太多的钱。但我想。我所求的也只是穿一次婚纱。事实上没有任何一个女人会拒绝穿上雪白的婚纱嫁给自己最爱的人,但巴基想的却是开车去拉斯维加斯,经过漫长的排队,领张表格,填下我两的名字,如果幸运的话,我们甚至可以遇到一对也需要证婚的伴侣,这样我们甚至能互相证婚,好省了请证婚人的钱。我们为此争吵不休,而且我也没有下一个十年等着巴基回心转意。
那一刻我觉得这是结束的时候了。
巴基没有挽留,他甚至没回我任何一条消息,就那么彻底从我的世界里消失。
这才是最为讽刺的地方。即使是你提的分手,但并不意味着真正分手的那一刻你不会感到心碎。因为直到你和他彻底分开的那一瞬间,你才突然明白自己有多么爱他。当然与此同时你也突然意识,一切已经太晚了,你和他就此错过,也许再也不会有所交集。那一瞬间让你肝肠寸断,让你突然间意识到,逼你和他分开的不是什么狗屁原因,而是你们彼此……
“兔崽子他妈的为了省钱,让你和他去拉斯维加斯结婚?你他妈的只是跟他分手?”布洛克对此都不可理喻,更何况别人?
“不,我在餐厅里把蛋糕摔他脸上,然后甩了他。”
“现在我知道他为什么不联系你了!那兔崽子比谁他妈的都要面子!”布洛克一屁股坐在索尔大腿上,拍开机长那吃豆腐的手,并且在史蒂夫开始说教前让他闭嘴,“罗杰斯,不用想也知道,那蛋糕是你让巴基弄的。”
“但巴基为了那个蛋糕,忙活了一下午。而且他把戒指藏进去了,他是去……”
“闭嘴,罗杰斯!把你的‘浪漫’留给托尼。就算里头有戒指,也没有人他妈的想吃完晚餐再来个十寸的奶油蛋糕。这就是你家史塔克为什么有小肚子!而老子他妈的有八块腹肌!”
布洛克正在替我打这场“仗”,而索尔的脑回路让他还在纠结我这小身板,是怎么端起那个十寸的大蛋糕摔巴基脸上的。
我没空理索尔,满脑子只有过去十年,我和巴基是如何互相伤害,我俩像两只渴望取暖的刺猬,把对方和自己都扎得鲜血淋漓,却自认为爱情能让一切保持原样。但事实上一切就像巴基在伊拉克失去的那只手臂一样,虽然换上了假肢,但那只曾搂着我的手臂永远都回不来了。这一点我知道,巴基拿杜冷丁逃避了一段时间后,也不得不接受了。而我和他就是不愿意接受这些年的互相伤害……
我无奈地笑了笑,向布洛克讨了两个尼古丁贴片,而布洛克也在史蒂夫开口说些“女士不该抽烟”之类的蠢话前让他闭嘴。

————TBC————

评论(10)

热度(39)

  1. A-Bitch-Here白加得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