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加得百

四流北极圈写手

Sense8实在太好看了,为什么我这么才知道最终集6月份就出来了🙊呜呜呜……最爱还是Lito, Hernando&Daneilla三人组,他们是在太可爱了!可爱死了,呜呜呜!爱死Lito了,对西班牙男人毫无抵抗力

【暴卡】亚伯拉罕的燔祭

完整版

ABO设定,暴乱×Omega卡尔顿

前情提要:卡尔顿与第一个实验者艾萨克提及“以撒英雄论”,暴乱与卡尔顿初见,问卡尔顿是否想过上帝如果让亚伯拉罕燔祭自己,他又是否愿意?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AO3链接在此

链接已多人测试可用,链接没有问题。

打不开可能是网络问题,麻烦多等一会儿,谢谢!

手机实在打不开,还愿意赏脸看的麻烦用电脑试试,谢谢!

别在评论里发链接打不开,谢谢!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piccolo 完整版投喂你~

2018年对lo主的印象

来吧!来玩吧!

虽然觉得我这种四流写手,根本没人理会……

宣布一件大事

本人有了AO3啦!!!望周知!要来找我玩哦!

AO3 ID:Rumless

认准这个沃伦宝宝头像~目前正在搬all叉《在路上》过去试试看操作,近期会把绝大多数文都慢慢移过去!

另外:因众所周知的不可抗因素,LOFTER部分文中附带链接原帖已删,永不补档,勿催。谢谢。



莫名毒埃……

两件事

1.周末开始锁文,我会尽量留住能留的,但绯闻女孩AU全系列删除,有喜欢的只能说声抱歉。lof账号保留,链接不再补档。

2.麻烦写过repo的宝宝删下帖子,谢谢。

【暴卡】亚伯拉罕的燔祭

ABO设定,暴乱×Omega卡尔顿,未完待续

前情提要:卡尔顿与第一个实验者艾萨克提及“以撒英雄论”,暴乱与卡尔顿初见,问卡尔顿是否想过上帝如果让亚伯拉罕燔祭自己,他又是否愿意?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序言

神要试验亚伯拉罕,就呼叫他说:“亚伯拉罕!”他说:“我在这里。”

神说:“你带着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你所爱的以撒,往摩利亚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献为燔祭。”



艾萨克,不需要担心。

这是一个出自圣经的名字,对吧,艾萨克?

上帝对亚伯拉罕说:献祭你的儿子,让我看看你能为了信仰牺牲多少。你和亚伯拉罕最为珍视的东西近在眼前,但你知道这个故事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吗?

不是亚伯拉罕的牺牲,是以撒。

我从来不知道上帝有什么旨意,但对于我来说唯一从未改变的是,以撒是这个故事里的英雄。你即是以撒,艾萨克。看看你的四周,看看这个世界。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战争,饥饿,这个世界支离破碎,分崩离析……

要我说,上帝已经抛弃我们了。祂没有信守承诺,但现在……你和我将要修正这个错误。艾萨克,你要相信这一次我们可以!

这一次,我不会抛弃我们!

看着幸运到有幸让共生体第一个进入,却不幸到最终“进化”失败的男人,卡尔顿直勾勾盯着那具尸体,直到共生体平安无事地脱离出来,黑发科学家松了口气,面无表情地来了句,“下一个。”*




“你怎么在这儿,甜心?是不是迷路了?”卡尔顿蹲下身,勾起的嘴角带着最为迷人的微笑,他习惯于这么隐藏自己,即使震惊于女孩深夜出现在她不该出现的地方,卡尔顿还是温柔体贴地摸了摸女孩那卷曲柔软的金发,“我送你出去吧!”

迷路的是你,人类。

本不属于女孩的嗓音贸然出现,蛰伏于女孩体内的共生体舒展流质触手,独裁者骄傲的在半空中现了行,大张着獠牙,吐着长舌,宛如救世主般带着企图统治整个房间的傲慢。

年轻的黑发青年微微一愣,随即绽放笑颜,“哦!我的共生体!难以置信,你居然能重新回到我身边!”卡尔顿的声音因为极度兴奋而颤抖,他甚至迫不及待地想用仪器扫描眼前这个金发女孩的生命体征——这是卡尔顿迄今为止见到的最为完美的样品。短短几秒中内,卡尔顿几乎在脑中制订了一整套实验计划,以便得知配型的条件。当然,第一步就是将女孩骗进封闭观察室,“欢迎来到生命基金会,我是卡尔顿·德雷克。”

暴乱。共生体的统治者。

“统治者?”卡尔顿扬了一下眉,表达了就对这个说法极大的兴趣,年轻的科学家一时间难以处理如此之大的信息量,连带语调都是上扬的,“我确实没设想过共生体有明确的阶级区分这种可能性。”

迷途的羔羊。

银灰色的独裁者发出了一声轻笑,近乎放松地伸展开来,它甚至伸出了触手,近乎怜悯地抚摸着黑发科学家的脸庞。暴乱不太理解地球,但经历了这六个月来地辗转颠簸,按照地球人的思维逻辑,眼前这个男性欧米伽大概可以算是漂亮的类型。看着欧米伽被高领打底衫紧紧包裹住的领口,暴乱微微眯了眯眼。

你要知道,不是你找到了我们,而是我们找到了你。

“当然,对此我非常荣幸。”卡尔顿有几分疑惑,却还是保持着温润如玉的笑颜。人体实验还没进行到百分百适配这一步,卡尔顿也不太明白此刻暴乱为什么并没有选择进入他体内,进行融合?吞噬?不!卡尔顿更愿意用“进化”,他相信共生体将是人类进化的下一个阶段,眼前这个女孩就是人类和共生体共同未来的第一步,而其中的关键就是自称是共生体统治者的暴乱。黑发科学家直勾勾地盯着暴乱那银灰色的流质躯体,该死!难以置信地令人着迷!

“我该怎么做?不!我该怎么帮……”

你帮助我?不,不!是我帮助你完成……进化。我喜欢你的这个用词,写日记是个好习惯。

“谢谢。”卡尔顿几乎是被暴乱逗乐了,那双漂亮的深棕色眸子里笑意流淌着,几乎要就此溢出,“难以置信,你怎么知道这些?”

我什么都知道。

暴乱抛弃了旧宿主的躯体,进入卡尔顿的体内,这简直是暴乱这六个月来所找到的最完美的宿主。欧米伽的身子是柔弱了些,但对于共生体来说所有的人类都太过于脆弱,经过强化后并没有太大的差别。相比之下,找个相对强壮的身体,远不如选择一副适配程度更高的躯壳,而且卡尔顿的身子确实能让暴乱更舒适些,他的信息素更是令暴乱一时沉迷。更何况要完成百分之百的结合还需要点别的。暴乱不容置疑地抚过黑发欧米伽的每一寸肌肤,独裁者满意于新宿主肌肤的触感,不像之前那个小女孩一样纤细,不像老妇人般干瘪。卡尔顿是个欧米伽,姿容姣好的欧米伽,身体修长,腰肢柔软,却难得的肌肉还算结实,难掩长年严于律己的痕迹。

你需要我的帮助,我能帮助你率先完成进化,这是你值得独享的禁果。

“我感觉到无穷的力量,但……这不算进化完成吗?”

不!远远不及完成!

“那……我该怎么配合您?”

暴乱并没有解答卡尔顿的问题,反倒是直视着欧米伽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因为适配度较高,完成初步结合的卡尔顿已经与暴乱拥有了心灵感应。暴乱感觉得到,眼前的黑发欧米伽,眼底的崇拜、敬仰愈发鲜明。

您?我喜欢这个称谓。你读过圣经对吧!以撒英雄论,很好的想法,口才也不错,也难怪你会成为领导者。

“谢谢。如果您喜欢,以后我就这么称呼您。但您还没告诉我……”卡尔顿那双大眼睛里闪烁着疑惑,暴乱的一缕触手探出轻触了一下欧米伽的薄唇,制止他继续说下去。卡尔顿点了点头,顺从地安静下来,暴乱对此特别满意,它甚至分出一缕触手抚过欧米伽敏感的颈部以示奖励。

燔祭以撒。故事很好,我很喜欢。你认为自己是亚伯拉罕对吧?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上帝要求亚伯拉罕用自己献祭呢?

“不,我不认为自己是亚伯拉罕。而且我们都知道献祭自己的不是亚伯拉罕对吧!*”

你会成为救世主的。

“不,我们。”

暴乱几乎愣住了,黑发欧米伽看似孱弱的外表之下,那颗勃勃雄心令人着迷,哦!拥有无上权力,妄图只手遮天的欧米伽,听着就让人胃口大增。暴乱很想尝一尝他的新宿主的味道如何,但这么适配的身躯实在难得,更何况暴乱一时间也说不出为何自己特别喜欢卡尔顿身上那泛着一丝丝苦涩的甜味,它盯着卡尔顿半晌,这才回应了那句话。

对,我们。我们会成为救世主的。



*这段话来自《毒液:致命守护者》电影,卡尔顿劝说第一个实验者艾萨克(Isaac,圣经中译为以撒)

*圣经中出现过多次献祭,而其中唯一一个献祭自己的人是耶稣,卡尔顿这句话是个隐晦的一语双关,而且电影中卡尔顿确实说出了“上帝抛弃我们”和“这一次我不会抛弃我们”两句话,个人认为卡尔顿就是觉得自己会成为救世主。


————TBC————

后续还有,但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后续内容暂不放出,单私喂 @piccolo 

我去研究AO3了,有机会再发后续吧~

In a soldier's stance, i aimed my hand 

At the mongrel dogs who teach 

Fearing not that i'd become my enemy 

In the instant that i preach 

My existence led by confusion boats 

Mutiny from stern to bow.

最近世道太乱,要不我以后还会是做个美妆博主吧~

过于真实!没有咖啡无法思考,没有酒精无法入睡!

悖悖论:

人只靠咖啡是活不下去的,他还需要酒。喝咖啡是起床的动力,喝完咖啡一天才真正开始了,而威士忌是一天的指望,睡前一杯威士忌才是梦的开始